登录 | 注册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鲜资讯 > 传感动态 > 正文

苹果、ST、三星、Atmel扎堆上马,法国影像技术产业觉醒

2017年09月08日 传感动态 ⁄ 阅读 124 次
关键字:

法国人将格勒诺布尔-伊泽尔(Grenoble-Isére)地区的影像技术产业聚落称为“影像谷”(Imaging Valley);虽然曾经在2000年初经历泡沫化,但此区将在充满活力的新创公司与现有大厂的推动下再度闪闪发亮…

在今年的消费电子展(CES)上,我们意外地看到新一波的法国公司(共275家,其中包括233家新创公司)闪亮登场,同时,业界也开始密切地关注这些充满活力的法国初创公司。

新当选的法国总统出席了今年6月下旬在巴黎举行的Station F创业园区盛大开幕,印证了当今的法国是如何看重其新兴的创业文化对于长期成长的重要影响力。

当然,这一波热潮涌现出无数的物联网(IoT)和穿戴式新创公司,他们致力于创新的软件、应用和服务。

但可别忘了,法国是一个以“硬科学”(自然科学)闻名的国家。

军用级成像技术

几十年来,法国研究人员和工程师已经在成像领域累积了许多关键技术。其范围从X射线和远红外线到可见光影像传感器、3D成像和软件等。

法国军用级成像技术的关键核心力量就集中在格勒诺布尔/里昂(Grenoble/Lyon)地区。

2.1

图1:法国格勒诺布尔地区的影像技术产业聚落——Imaging Valley (来源:Yole Développement)*

法国对该于领域的大多认知深植于国防和军工级技术,并经由在该地区的研发(R&D)、技术发展和测试/制造经验而逐步累积。法国人将格勒诺布尔-伊泽尔(Grenoble-Isére)地区的影像技术产业聚落称为「影像谷」(Imaging Valley)。

Chronocam感测技术和营运副总裁Jean-Luc Jaffard同时也是一位成像专家和顾问,他认为这个地区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在25公里半径范围内,“将会看到所有基本的成像技术——感光耦合组件(CCD)、互补式金属氧化物半导体(CMOS)、X射线和红外线等应有尽有,且高度集中。”

影像谷就像硅谷(Silicon Valley)一样源远流长,但它却不像硅谷那样广为人知。格勒诺布尔地区的高科技业务远小于其美国同业,而其社群也相当地孤立。硅谷迄今已经孕育出英特尔(Intel)、苹果(Apple)或Google等巨擘——至少现在还是。

然而,这并不是说,格勒诺布尔地区缺乏深入的技术专长。

格勒诺布尔是著名的欧洲同步辐射实验室(ESRF)所在地。CEA——法国新能源(French Alternative Energies)和原子能委员会(Atomic Energy Commission)在50年前于格勒诺布尔建立了CEA-Leti。CEA-Leti的使命是致力于微电子和信息技术的发展。

这也是法国政府将大量资金投入科学研究之处。

Yole Développement成像与传感器执行主管Pierre Cambou解释说,50年前发展起来的军事和核能技术,在1980年代转型为半导体发展。进入2000年代,该地区成为先进研究、技术开发和成像传感器生产的中心。

据Jaffard表示,军用领域和非军工应用是影像谷的两大支柱;共同撑起了在CCD、红外线和CMOS技术等完整的产业链。

开「谷」元老

Jaffard认为,影像谷的最初缔造者包括Thomson-CSF(后来成为Thales Group)、爱特梅尔(Atmel;收购Thomson-CSF的CCD技术)、e2v、CEA(开发红外线技术)、Sofradir(拆分自CEA)和意法半导体(ST)等公司。

从这个名单可以看出,影像谷聚集着不少大型法国公司。该地区成为影像谷更多是偶然形成而非计划中事。显然地,在20或30年前,在这个地区还不熟悉“生态系统”一词。

根据Jaffard的观察,与硅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里几乎没有创业投资(VC),也很少有国外投资。这里基本上并不存在创业文化。 Cambou:“我自己就是纯粹的格勒诺布尔生态系统出身。”Cambou从学校毕业后,先后在Thomson-CSF、Atmel与e2v工作,最终成立了一家叫Vence Innovation的新创公司,现在更名为Irlynx,从事IR传感器的研发。

Cambou曾在影像谷生活和工作了20年,他说:“如果你了解法国,就会知道我们并不像德国或北欧的公司那样之间那样步调一致。”他解释说,影像谷中的每一家公司基本上都是埋头苦干型的。

但那样的时代正迅速发生变化。Jaffard强调,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这种单打独斗的态度“变得越来越不真实”。

例如,研究机构CEA-Leti已经向产业界开放了,透过业界合作鼓励创新,培育实验室内外的双边研究计划。

而当讨论到Leti从开发全耗尽型绝缘上覆硅(FD-SOI)的经验中学到的最重要一课时,CEA-Leti执行长Marie-Noëlle Semeria提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生态系统的重要性。虽然Leti在开发FD-SOI时,她还未加入,但她告诉我们,作为技术先驱,“我们本可以从一开始就尝试打造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包括所有关键环节。”

Leti现在也试图将其研发成果扩展到法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Cambou就发现最近宣布的CEA-Leti与Fraunhofer Group合作计划十分重要。

在与CEA-Leti合作推动欧洲的微电子创新计划时,Semeria说:“藉由合作进行欧洲大型项目,我们可以更快地推动研发进展。” 简而言之,格勒诺布尔区产出的成果不会仅留在当地独享。

还少一块拼图?

根据Cambou的看法,影像谷生态系统的建构模块看起来几乎完整——但其实还少了一块。影像谷目前虽然拥有几家新创公司、强大的研发运作以及关键的制造基地,如ST的Crolles厂。然而,缺少有能力大量购买该地区开发、制造的技术与模块之大型OEM——系统公司。

2.2

图2:ST位于Crolles的晶圆厂(来源:ST)*

ST的CMOS影像传感器技术发展在1990年代末和2000年初期取得了巨大进展,因为其光学模块赢得了诺基亚(Nokia)的照相手机的大笔设计订单。但是,随着诺基亚在智能型手机市场式微,ST的这块业务也随之步履维艰。

Jaffard指出,设计适合手机的影像传感器模块需要大量详细的系统知识。他说:“ST若没有先前在光学模块方面累积的经验,就不太可能在飞行时间(ToF)传感器这块看到如此巨大的成功。”

吸引大型系统客户进入影像谷至关重要。

令人鼓舞的是,十几名苹果(Apple)工程师进驻格勒诺布尔,在“影像谷”设立研发中心。许多人认为,这是因为该区已经证明在影像传感器和生产方面(由ST主导)确实别具专长。

像专门从事能源管理和自动化的施耐德电机(Schneider Electric)这样的法国跨国公司,很可能是就智慧建筑、智慧城市和智慧工厂等成像技术的大客户。此外,法国智能家庭系统设计业者Somfy,也可能需要影像技术设计人员和产品。

Cambou还观察到,位于格勒诺布尔的数字技术创新育成中心Minalogic也正努力推动建立系统公司,以弥补这一空缺。

2.3

(来源:Minalogic)*

Jaffard也希望成长中的汽车市场将有助于推动成像技术的进展。他补充说,红外线领域的技术将为影像谷的Sofradir等公司带来「大量新应用」。Sofradir是专为军事、航天和工业市场开发高性能红外成像解决方案的领导厂商。

大厂地位不可或缺

至于推动影像谷的发展和繁荣,必须具备什么条件呢?Jaffard说:“重要的是诸如ST等大厂维持其巨擘地位。”他并补充说,新技术的新创公司和红外技术的新应用出现也将有所贡献。

Cambou告诉我们,两年前他对影像谷的未来还不是那么有信心。“现在,我认为,接下来的五到十年前景光明。”他的乐观看法来自于市场对ST 3D传感器的需求、红外线的新应用,以及三星/Globalfoundries、Soitec和CEA-Leti之间就新晶圆结成的新兴联盟。

Cambou指出,影像谷曾经在2000年初经历泡沫化。但他强调,“我认为星星将在此区再度闪闪发亮。”

2.4

图3:Grenoble-Isére地区的影像谷 (来源:AEPI)*

(国际电子商情)

×